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正文

书名,欲望《低欲望社会》书名“撞车”,谁是“李鬼”?书业蹭热点、擦边球,你...

科技生活门户 2018-10-11 20:06:46

人口减少、超高龄化、失去上进心和欲望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无论物价如何降低,消费无法得到刺激;经济没有明显增长,银行信贷利率一再调低,而30岁前购房人数依然逐年下降;年轻人对于买车几乎没有兴趣,奢侈品消费被嗤之以鼻;宅文化盛行,一日三餐能打发就行。在邻邦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把他观察到的当下日本经济现状和特点归结为一个词——“低欲望社会”。这一跟随同名著作问世的新概念词汇立即风靡东亚,成为一个被频频引用的热词。

 

近期在国内图书市场,两本同样叫《低欲望社会》的新书前后脚面市,作者也都标明是大前研一。然而,翻开书的内页,不仅页码、篇幅不一致,就连目录内容也完全不同。一样的书名、一样的作者,不同的内容,到底哪本才是“正身”?这个问题让读者困惑,也让书店渠道犯了难,到底该推荐哪本书?

 

同书名同作者冒出两个版本

 

记者从网上书店的宣传页面看到,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的《低欲望社会》,副题为《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危机与破解之道》,版权页信息显示,该书于今年8月在中国国内出版,日方原始版权书则出版于2017年。另一本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低欲望社会》,副题为《“丧失大志时代”的新·国富论》,日方原始版权书出版于2016年,腰封上更是专门注明了“大前研一独家授权唯一完整中文版”。有读者对照了日文原版《低欲望社会》,其封面设计与上海译文版比较接近,副题也是日语“丧失大志时代”的新·国富论。

有读者晒出日文原版《低欲望社会》

 

是同一本书卖给了两个“婆家”吗?问题并非这样简单。机械工业版《低欲望社会》共157页,上海译文版《低欲望社会》260页,篇幅的不一致显而易见,更大的差异则在内容,对照两本书的目录,大的章节与细分条目的内容均毫无相似之处。前者共分三章,分别为发现问题篇·第1章·日本经济低迷的根本原因:国民对老年生活和未来感到不安,解决问题篇·政府·第2章·要消除老年人对老年生活的不安感,政府应该做什么,解决问题篇·个人·第3章·按此方法,即使国家灭亡了,国民作为个体也能安然生活,并附前言及后记;后者共分四章,分别为第一章现状分析:“人口减少+低欲望社会的冲击”,第二章政府的极限:时刻防备“安倍经济学”冲击,第三章新·经济对策:用“心理经济学”思考增长战略,第四章统治机构改革:现在就要改变国家构造,后记为“改变日本的最后机会”,在此,大前研一提出独生子女加速了“低欲望”化,并得出结论,“身处21世纪,成就事业的关键是培养和拥有多少顶尖人才”的认识与危机感,对家长和年轻人提出了“要有胸怀全球的憧憬教育”的理念。从目录内容看,机械工业版《低欲望社会》并未点到全书的核心“低欲望社会”,主要围绕养老问题展开,与副题的《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危机与破解之道》比较匹配。上海译文版的《低欲望社会》从“低欲望社会”起,到“低欲望社会”终,是对日本社会的“低欲望”化的全面剖析。

上海译文版《低欲望社会》目录第1页

机械工业版《低欲望社会》目录第1页

 

在图书市场,书名“撞车”并不少见,蹭畅销书热点的同名或近似书名作品时有出现,但不仅书名相同,还出自同一位作者,却并非同一本书的情况,确是难得一见。由于机械工业版《低欲望社会》上市时间更早,此前一直在为《低欲望社会》上市做准备的上海译文出版社世纪新文本出版中心副主任陈飞雪形容,“看到那本书的宣传,一下子懵了,第一反应是联系外方确认是否重复授权”。从日方获得的反馈出乎她的意料。《低欲望社会》的日本出版方小学馆——仅次于讲谈社的日本第二大出版社负责人告知,另一本《低欲望社会》的版权是向日本PHP出版社取得的,这是一家主要出版经管类出版物的出版社。2017年,PHP出版了大前研一的另一本著作——中文名直译为“让我们赶跑老后不安:失去25年的真相与对策”。也就是说,机械工业版的《低欲望社会》其实是那本书的中译本,出版时被改动了书名,套用了大前研一最具流传度的原创概念“低欲望社会”。为此,作为《低欲望社会》一书的简体中文版权享有者,上海译文出版社向机械工业出版社发函询问相关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按照流程审批、确认成书,外方出版社也确认有关事项”。

 

混乱背后谁该负责

 

据悉,外版书引进出版的一般流程是确定版权后,最终成书前须与原版权方确认相关各类内容,一位长期从事外版书引进的版权经理告诉记者,版权方对于书名和书的设计尤其在意,而日本版权方一般来说更为严格,就书名、封面等各项内容来回反复确认是常有的事,如果要较大程度地改动书名的译名,说明缘由是起码的。对于两本《低欲望社会》“撞车”,业内人士也表示不解,改动原书名对版权书来说是不小的事项,到底哪个环节出了纰漏?“在获知中方的情况后,小学馆负责人表示,虽然他们无法从法理上干涉PHP,但也立即向PHP提出了抗议,对方也表达了歉意。作者大前研一甚至建议在后出的《低欲望社会》前加上一个‘真’字。这是一个挺可爱的建议,但有‘真’就代表有‘伪’,我们的出版市场出现伪书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陈飞雪有些无奈地说,他们能做的就是加紧向渠道商解释,这是两本不同的书,并用书封上的作者独家授权唯一完整中文版作为标识。“机械工业版《低欲望社会》的出版机构相关负责人在答复译文社的回函里,也明确指出了‘贵社的书和我社的书根本就不是同一本外版书’。既然不是同一本书,为什么要叫一样的书名呢?”

 

书名“撞车”,造成市场混淆,且明显将致某一方利益受损,从法律角度来看,是否可以进行规范?法律界人士介绍,不论在中国还是国外的著作权法中,书名不在受保护之列,也就是说一样的书名并不享有专有权。一位作者出版某个书名的图书后,并不影响后来者以同样的书名出版作品,就像《大学语文》可以出多个版本。因此,书名打“擦边球”、蹭热点的情况屡见不鲜。国内图书市场上曾出现过的多个版本《人类简史》,除了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的正版以外,还有出版社把中国作者改了个洋名字,出版了书名相同的《人类简史》,导致不少不明就里的读者买错书。当然,目前市场上的两种《低欲望社会》与前述情况不同,都算不上伪书,也都是大前研一的作品,或可从反不正当竞争的角度厘清法律边界。

 

“作为国内图书市场的大社,应该对良好的市场环境负有特别的责任。”上海译文出版社总编辑史领空说,出版的责任一是为作者服务,为作者著作创造价值,二是为读者服务,书名混淆最大的受害方是大前研一本人,他的两本著作在中国大陆被混为一谈,其二是读者无法区分,读不到作者的全面观点,三是对出版社本身的运营、渠道造成了相当程度的影响。“过去牵涉到的版权问题,是非比较明确,如盗版、盗印。这确实是出版市场的一个新情况,但既然引发了混乱,其中必然有环节出现了问题。”史领空表示。

 

延伸阅读:

你踩过这些出版的“坑”吗

 

书名乱象

 

未知其内里,读者的目光首先自然是放在书的书名上。为了吸引读者注意力,书商在书名上可谓下足功夫,但有时用力过度,便会出现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书名。部分书名为了仿照畅销书和经典名著起名,如仿照《钢铁是怎样练成的》的《孔子是怎么练成的》《刘邦是怎样炼成的》。这些甚至形成了一类起名体,如那些事儿体《明朝那些事儿》《老北京那些事儿》《水浒那些事儿》《幼儿园那些事儿》;那些年体《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些年,我们一起谈的钢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男人》;好妈妈体《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好妈妈胜过好医生》《好妈妈就是好医生》等等。还有部分书名,为博人眼球,脱离了书籍内容,读起来很是无厘头,如将Does Santa Exist?(圣诞老人存在么?)一书译作《本书书名无法描述本书内容》。

 

名人被出书

 

流量年代,名人自带流量,为了提高出版物销量,出版物中会出现名人的名字被冒用的现象。譬如,关于易中天的伪书就有《易中天品金瓶梅》《易中天品红楼梦》,乃至《易中天品性感内衣》。还比如周国平曾经“被出版”《读禅有感悟》和《纯粹的智慧》,叶永烈“被出版”《毛泽东与林彪》《毛泽东与刘少奇》等等。

 

马云乱象

 

名人被出书中,马云的事例十分典型。近年来,随着马云热,市场上涌现各类马云相关的书籍,如《近观马云》《马云营销课》《做马云这样的男人》《马云给年轻人的人生规划课》,令人眼花缭乱,消费者无法分辨其来源,且不能证实其内容的真实度。仅论创业,市场上就有《马云谈创业》《马云点评创业》《马云创业语录》《马云教你创业》《马云创业启示录》《马云创业思维》等等。而在马云类书籍大爆发的背后,是出版界的“攒书”现象,所谓攒书,通常是出版机构找一个作者或一个工作室,在网络上寻找马云的相关内容资料,对其进行剪切、复制、编辑、演绎,从而成书,出书速度极快,且成本低。

 

“伪书”

 

伪书有好几种,部分借用已有知名度的书籍或者作者名,但其实作者和内容都是假的,譬如《哈利·波特与黄金甲》,上文提到的《易中天品性感内衣》《刘心武揭秘〈金瓶梅〉》。还有部分假书是中国书商无中生有的名人名著,如《执行力》以及其作者,所谓著名的哈佛教授保罗·托马斯,都是书商为了书籍好卖而制造出来的噱头,在现实中并不存在。同类的还有的费拉尔·凯普(被称之为美国职业演说家,咨询专家)的《没有任何借口》等。

 

张冠李戴

 

九州出版社的《人类简史》,作家亚特伍德是中国人,以洋名字出书。此书与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书名相同,很多读者奔着“人类简史”的名气而来,却不想买错了书籍。同样的还有市场上的各种《美国语文》,其最初版本由威廉·H·麦加菲所著,后来的同名书出现了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作家,如本杰明·富兰克林和马克·吐温等。这类书与初代《美国语文》混杂不清,令人疑惑。

 

“训言”陷阱

 

如果说马云乱象是书商利用了人们渴望成功的心理,那么训言可以说是书商利用了名校效应以及消费者的从众心理,其中较典型的是《哈佛图书馆墙上的训言》一书。丹尼·冯的《哈佛图书馆墙上的训言》一书曾风靡一时,其中很多句子的传播度极广。但其因为训言英文有误使人生疑。在向编辑、作家以及哈佛图书馆求证之后,得到了这是一本伪书的答案,其中训言是杜撰而成,哈佛图书馆方回应,“哈佛图书馆并不存在这样的训言”。

 

翻译界“影子作者”

 

2009年某出版社出版了一套文学名著作品(共20余本),其中无论原著是用英、俄、法、日、德等哪种语言写成,译者署名都为“宋瑞芬”,这位宋瑞芬通晓十多种语言,网友戏称其为“中国最牛翻译”,并对其语言能力发出质疑,继而其身份真实性也受到质疑。这便是翻译界的“影子作者”,很多作品的署名皆为同一个不存在的人,这个不存在的人的背后是整个枪手团队在写作。这样的方法能够使得出版者省略购买版权、审核等诸多程序,直接出版伪书。

 

“虚拟译者”

 

“虚拟译者”的现象是指借用已有的译本,为进入外文图书进行中译中,复制、粘贴、切割、拼凑不同的译文,产生“新的译本”。如中国妇女出版社的《绿山墙上的安妮》曾因此被译者马爱农及人民文学社告上法庭。其中更为猖狂的是,有些图书还会使用假冒版的知名译者姓名。如新世界出版社一套十六本的世界经典儿童文学名著作品,署名为“马爱侬编译”,这个“马爱侬”与知名译者“马爱农”名字极其相似,能够使读者混淆。此类译文的抄袭行为不易被发现,寻觅证据不易,使得译者难以维权。

 

“腰封”乱象

 

腰封常见词是“最**”和名人推荐,但有些腰封对其的过分使用造成了读者的反感。同时,图书本身的题材与其推荐人的气质明显不符,也会使其令人感到不实,常见的滥用明星推荐。往往这些推荐只是为了借用名人效应,如“村上春树最爱的xxxx”,但从不写出这位名人的推荐语或者不写明出处。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