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足球正文

始皇,秦国司马光为什么评价秦始皇“毒天下”?这四大过失导致秦朝灭亡

科技生活门户 2018-10-11 02:10:53

秦朝没有直接亡在秦始皇手里,然而秦始皇的的确确难辞其咎,甚至可以说秦朝的灭亡很大程度归因于秦始皇。正因如此,司马光对他很不以为然,他在评价蒙恬的时候说“始皇方毒天下”,“毒”就是荼毒。司马光为什么要这么评价秦始皇呢?秦始皇究竟怎么荼毒天下的呢?哪些因素才是秦始皇的致败原因呢?


任 法


分析秦亡原因最著名的文章就是贾谊的《过秦论》,其核心观点“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成为千古定论。秦从商鞅变法以来,到始皇的时候,将西周、东周以来各诸侯国统统消灭,最终登上皇帝的宝座一统天下。问题是他统一以后继续用严酷的刑罚来奴役天下的百姓,试图靠严刑峻法震慑四海。这样做导致两个后果:在上“天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决策权归于一人;在下由于秦始皇怕大臣分权,“不信大臣”,执行权反而下移“倒持于掾史”,也就是说执行权归于基层具体办事小吏。高度的集权和严密的制度使秦帝国看似严密有序,但就像一个热气球,秦始皇在下面提供持续不断的推动力,包括丞相以下的官员只负责承上启下,失去了匡正帝王得失的权力和能力,而基层官员就像热气球的蒙皮,每一块都撑得很开,看似公开透明牢不可破,实则只要其中一处破裂,整个热气球就可能一泄千里,这是秦始皇始料未及的。而秦帝国的崩溃正是由此开启。


秦始皇任法的两个后果最终导致了两种现象。


第一,“专任刑罚”。


法本来只是实行统治的一种工具,不是治国的根本,秦始皇“事皆决于法”,一切唯法是从,把严刑峻法作为治国的根本。结果导致秦国的道路上挤满了穿囚衣的犯人,监狱里关满了人,如同集市一样。秦国的法律不仅多如牛毛,而且极其严酷。仅死刑就有20多种。其中包括凿颠——用铁器凿人头顶的死刑,最早为商鞅所创;抽肋——把人的肋骨活剥出来;剖腹;磔——分尸。问题是严刑峻法一旦施行,绝对是六亲不认。甚至作法者自毙。商鞅死于自己定的法律,李斯被夷三族、具五刑。就连秦始皇的子女也不能幸免——六公子戮死于杜,十公主矺死于杜。所以有学者就指出,始皇之毒,毒及其后,悲耶!


第二,“专任狱吏”。


秦始皇时代的人侯生卢生在评价秦始皇的时候,就说他“专任狱吏”,即过于相信执法机关那些人。对于秦始皇的败亡,汉代人也作了深刻的总结。汉宣帝时的大臣路温舒就指出,如果说秦的灭亡可以总结为十种原因的话,如果只强调最主要的一种,那就首推治狱之吏的破坏性。为什么这么说呢?


秦朝的法制的确严密。2002年6月,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里耶古镇一口古井里,发掘出来38000多枚竹木简牍。这些里耶秦简大部分是秦统一中国15年间的官方档案,通过这些简牍我们发现,湮没许久的秦帝国法制之严密、制度之成熟超乎想象。问题是法制严密就一定能够治理好天下吗?


作为后来推翻秦国的重要人物,项梁曾经在栎阳犯罪被逮捕。身为蕲地狱掾的曹咎给栎阳狱掾司马欣一纸书信,居然就替项梁开脱摆平了。项梁是楚大将军之子,应该是秦国最要严加防范的人,结果一个狱吏一封书信就能上下其手,大事化了。由此可知,其他请托公行,货贿相属、而不见于史者,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所以史学家、思想家王夫之就指出“法愈密,吏权愈重;死刑愈繁,贿赂愈章;涂饰以免罪罟,而天子之权,倒持于掾史”。秦始皇绝对没想到,法令越细密,负责执行法令的基层官员的权力反而越大,死刑越花样繁多,害怕被责罚者的贿赂越层出不穷。基层官员得以有空间上下其手,肆意操作,结果天子的权力反倒归于小吏。正如刘邦所言,“父老苦秦苛法久矣”,所以后来刘邦入关中约法三章,得到了老百姓极大的拥护。


暴 虐


秦始皇最为人诟病之处就是不体恤天下苍生。秦始皇想干的许多事都是好事,或者说是该干的事。问题是他太急于求成,在太短的时间内干了太多的事,老百姓不堪重负。所以汉代贾谊说秦始皇“以暴虐为天下始”。


秦的老百姓究竟负担有多重?我们可以大致罗列一下。至少有五大类。


第一,军队。秦有多少军队?有历史记载的,南戍五岭50万,北伐匈奴30万,王翦伐楚时竭全国之力调集大军60万。学者研究,秦军大约有150万到170万。


第二,徭役。秦朝的大工程很多。其中修秦始皇陵,70万人修了39年;为了加强对全国的控制,秦王朝修筑了四通八达的大道。修驰道——驰道相当于我们现在所说的高速公路,驰道以咸阳为中心,一条向东直通原齐国、燕国故地;一条向南,直达原吴、楚故地。驰道的标准非常高,宽30丈,路面用铁椎夯筑,路旁每隔三丈植松树一株。此外还有一条向北的“直道”,从咸阳经过上郡直达九原(今内蒙古包头市西北),全长1800里。这条直道一半修筑在山岭上,一半修筑在草原上,沿途开山填壑,工程量之大可想而知。此外,在西南地区还修栈道,这条驰道因为地处险厄,只有五尺宽,称为“五尺道”。修长城,《史记·蒙恬列传》记载30万军队后来参与修建长城,但这个记载可能有问题,不可能仅仅军人参加。据李开元教授测算,仅仅修秦始皇陵、阿房宫70万人的后勤保障就需要350万人做专职运输。南戍北征80万军队的后勤保障至少需要400万转运劳工。徭役和军队两项加起来就超过了900万!


第三,罪犯。秦朝罪犯仅见于史籍的据统计不下100多万。


第四。强制迁徙。为了加强统治,秦始皇还搞了四次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仅明确记载的就有至少40万户,其中大部分是为了充实边境。也有12万富户迁徙到咸阳。就按保守的估计迁徙40万户,这又是涉及200万人的生计啊。对一个家庭而言,迁徙毕竟大伤元气。


秦朝究竟有多少人口?范文澜等老一辈史学家普遍认为,当时的人口约2000万左右。葛剑雄教授认为秦统一时人口估计至少有3000万。


至少1000万以上的主要劳动力在服役,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是一幅什么图景?汉代人说秦人凡是成年男子都披甲从军,成年女子负责后勤运输粮草,任务艰巨,不堪重负,死者到处都是。所以那个时候流传着许多民谣,其中针对修长城有民谣说:“生男慎勿举,生女哺用脯。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柱。”


第五,暴敛。秦始皇发动全国人民服徭役。国家靠什么支撑呢?当然靠赋税。董仲舒说秦王朝向老百姓征收20倍于古的田租赋税,也就是征收土地收入的20%为税收;力役则30倍于古,年轻人15岁就要为国家服杂役。田租,户赋,更赋,口赋——也就是人头税,这些林林总总的赋税加起来号称“泰半之赋”。什么叫“泰半之赋”?古代的经学大师颜师古说就是三分取其二。


淫 侈


淫侈就是过分的铺张浪费,穷奢极欲。吕思勉先生就讲:“秦人致败之由,在严酷,由在其淫侈。用法刻深,拓土不量民力,皆可诿为施政之误,淫侈则不可恕。”吕思勉先生的意思是说,秦致败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统治者过于穷奢极欲。吕思勉先生认为,用严刑峻法也罢,不恤民力南征北战开疆拓土也罢,这些都可以归罪于施政的过失,可以理解或宽容看待,唯独穷奢极欲绝对不可宽恕。


秦始皇的穷奢极欲表现在大肆营建宫室上。秦国本来就有大肆营建宫室的传统,到了秦始皇时期,营建宫室更是变本加厉。


秦始皇有一个特殊的爱好,他每吞并一个诸侯国,都要命人把这个诸侯国的王宫仔细绘制图样,制作模型,然后在咸阳北面的高塬上,复制重建一处被征服国的王宫,并且把所俘获的诸侯美人和诸侯国宫廷所用的钟鼓等享乐用具一应俱全填满这些宫室。这些宫殿建筑群南临渭水,从雍门以东一直到泾水、渭水之间,绵延数百里,秦始皇后来还下令,把咸阳旁边270座宫观通过宫室、复道、周阁相连接。


秦始皇三十五年,秦始皇开始实施一项空前绝后的超级工程。中国神话中说天帝出行,如星辰运行,由北极紫宫出发,渡过天河,抵达营室。秦始皇把渭水当作天河,把咸阳宫当作营室,然后准备在渭水南修建阿房宫,以此为紫宫。然后在渭水上架起双层复道,象征天桥。在咸阳方圆两百里的宫室苑囿之间,秦始皇都通过架在空中的复道阁道自由驰骋,车架所到之处,如惊雷乍响,迅疾而来,倏忽而去,人莫知其所踪。从而实现自己天上人间的梦想。这其中,阿房宫是画龙点睛的大手笔。仅一个前殿阿房宫,东西长就750米,南北宽近120米,面积超过8万平方米。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国际足联规定的标准足球场场地面积为7140平方米。相当于十一个标准足球场的面积!然而,这个空前绝后的超级工程仅仅刚刚把基础打下就因为秦朝的短命无疾而终了。


自 锢


自锢就是自我封闭,自我隔绝。秦始皇晚年,疑神疑鬼,怀疑一切,只相信自己。结果自我禁锢,与世隔绝,变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秦始皇本来就很自奋、自负,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秦始皇后来越来越自锢的呢?有三个原因。


原因之一,法家的理论使然。韩非认为:做君王的最大软肋就是信任他人,信任他人就会受制于人。秦始皇非常认同韩非的理论,统一天下之后,他的防范猜忌心理越来越重,谁也不再轻易相信。有一次,秦始皇巡幸梁山宫,他从山上看到丞相李斯出行的车马随从众多,排场浩大,就很恼火。秦始皇身边的侍从有人就偷偷告诉了李斯,李斯此后马上减少了随从人马。秦始皇大怒说:“这一定是侍从人员泄露了我的话给李斯!”身为皇帝,秦始皇决不能容忍有人泄露自己的好恶,下令彻查,没有找到泄密者,于是把当时在场的所有侍从都杀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掌握他的行迹了。


原因之二,现实的威胁使然。秦始皇一生四次遇刺,分别是荆轲刺秦、高渐离刺秦、张良与沧海力士博浪沙刺秦、咸阳兰池微服私访遇刺。其中第四次遇刺发生在秦始皇三十一年。此后,秦始皇的行踪诡秘,再没有遇到行刺之事。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秦始皇此后的防范更严密了,相应的,能够接近他的人就更少了。


原因之三,求仙的欲望使然。秦始皇渴望长生不老,一帮方士应运而生。这些人求不到仙人,就对秦始皇胡编了一套谎言,说希望皇上所居住的宫室不要让人知道,要隐秘,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不死仙药。秦始皇还真就信以为真,他连“朕”也不称了,自称“真人”。下令有敢透漏其每天行踪的一律死罪。所以,秦始皇晚年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他最后一次出巡的时候,重要的随从人员只有胡亥、承相李斯、赵高及宠幸的宦官区区五六个人,其余能接近秦始皇的人少之又少。而这就给赵高搞阴谋矫诏乱秦提供了条件。

参与评论